笔趣阁言情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【妻孝】(续)》

笔趣阁言情小说网(ajman.cc)

首页 >> 【妻孝】(续) () >> (06)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ajman.cc/171573/

(06)(1/5)

更、多、小、说、请、大、家、到*t阅、读发、送、电、子、邮、件、至、d即、可、获、得、最、新、网、址百、度、搜、索、第主、既、是

作者:不详字数:9063

第六章

粟莉没能看到自己走后父母的那一幕,当然也听不到他们之间的对话。如果听到了,相信她的下巴都会被惊掉下来。

她只是觉得有点好笑。在爸妈这个年龄,只要身体健康,夫妻之间有性生活是很正常的。粟莉感觉好笑的是,没想到爸妈在这个年龄居然还有年轻人的情趣,夫妻俩一起在网上看成人电影,而且看兴奋了不去床上做爱,而是坐在那里自慰。

粟莉记起,在刚结婚的时候,她和瑞阳也做过类似的事情,都是她坐在瑞阳的腿上,瑞阳把她的两腿分开摆放在椅子扶手上。两个人一边欣赏,一边给她用手自慰,有时候是瑞阳帮她,有时候是粟莉自己。在彼此情欲不是特别强烈的时候,粟莉和瑞阳都很喜欢那种慢慢撩拨的感觉,温馨之中带着sè_qíng的魅惑。他们把这个情形,看做是一种只有情投意合的夫妻之间,才能从容享受的性情趣。

粟莉好奇的是,爸妈在看的时候,是不是也用那种姿势。撩拨妈妈的手,是妈妈自己的,还是爸爸的。

粟莉走在路上,一边忍住肚子里的笑,一边情不自禁的胡乱猜测。忽然红着脸想到,一个做女儿的对自己父母的性事如此好奇,未免有些不敬和荒唐。

摇了摇头,挥去脑子里的画面,粟莉脸上浮现出由衷的笑意。不管怎样,爸爸妈妈能够生活的幸福快乐,有滋有味,总是每个儿女希望看到的。

就好像她之所以答应瑞阳,和瑞阳的父亲发生关系,不也是希望公公的晚年能够幸福快乐吗?

站在自家门前,想到马上又要面对自己的丈夫和公公,粟莉的心又开始怦怦跳动。

只是,与以往忐忑不安的心境有所不同,经过中午和瑞阳的坦然交流后,粟莉心里对自己与瑞阳的夫妻感情以及将来的生活,开始真正的有了信心。

她也相信,自己生命中唯二的这两个男人,可以带给她足够多的爱与呵护。

时间转眼到了晚上八点,已经吃完晚饭的瑞阳和父亲在沙发上看电视,一边闲聊几句,眼睛不约而同的不时瞟着卫生间的方向。

过了一会,沐浴完毕的粟莉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,走了出来。

粟莉身上是第二次勾引父亲时穿的那件紫色吊带,不像昨晚的情趣内衣那么透明,却是rǔ_fáng半露的开胸,而且下摆很短,堪堪包住臀部。

此时,因为粟莉擦头发的动作,下摆更是提了上来,露出下面小巧的紫色内裤,这件内裤和身上的吊带才是一套,上次粟莉没有穿,是因为内裤是夸张的丁字式,粟莉那时还非常害羞。

看到瑞阳父子瞬间发直的眼神,粟莉不由红了俏脸,嗔瞪着他们:“看什么看呀,讨厌!”

瑞阳和父亲都呵呵笑了,只不过父亲的笑容里,透着少许的尴尬。

粟莉并没有坐下来和他们一起看电视,而是对父亲说:“爸,你去冲一下吧。”然后叫瑞阳:“老公你过来,帮我把头发吹干。”

转身摇曳着细腰,翘臀一摆一摆的进了卧室。

父子俩刚刚吊起的胃口,一下子悬在了半空。也因此有了更多的期待。

瑞阳巴巴的跟进房间,在妻子目光的示意下把门关上,走过去笑嘻嘻的说:“怎么了老婆,为什么不让爸多欣赏一会呀!”

粟莉就红着脸踢了他一脚。然后把瑞阳到家之前发生的事,和他说了一遍。

傍晚的时候,粟莉打开家门,首先进入视线的,是迎上来的父亲眼中的喜悦,当看到只有她一个人进门,那种喜悦就多出了惊喜的意味。

粟莉心里窃笑,作为一个女人,对于父亲眼神的变化,她是非常满意的,如果父亲对她的独自归来表现的无动于衷,她反而会觉得失落。而且她看得出来,父亲的惊喜主要是出于可以有机会与她独处,而不是那种自私贪婪,恨不得立刻扑上来的ròu_yù。

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

粟莉招呼一声,自然而然的和父亲拥抱了一下,在嘴唇上轻轻一吻,然后分开了。一边换鞋一边把没和瑞阳一起回来的原因说了一遍。

知道鹏鹏刚刚吃饱奶粉睡了,粟莉到房间里看了看,幸福的轻轻亲了一口儿子的小脸,没有换衣服,直接去厨房做饭。

油烟机的嗡响和热油的滾溅,掺杂在锅铲盘碟的交奏声中,粟莉和父默契的配合着,很快完成了晚餐的制作。

粟莉在水池里洗完手,父亲又在旁边及时递上了毛巾。看着从进家开始,就一直亦步亦趋的跟在自己身旁的父亲,粟莉读懂了他眼中的期待与渴望,甜甜一笑,再次抱住了父亲。

“小莉,一整天我都在想你,盼着你能早点回来。”父亲轻吻着粟莉的脖颈,喃喃地说着相思的话语,紧紧地抱着她的后背,不像是五十多岁的老人,倒像是一个终于见到心上人的年轻情郎。

当时,粟莉心里升起一股柔情和怜惜之余,还有一丝的不适应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并不习惯父亲这种深情脉脉的表达方式,这种方式应该是发生在情侣和夫妻之间的,比如说她和瑞阳。而且她很担心父亲的这种情绪,会转化为对她感情上的独自占有。

虽然粟莉从没有过婚外偷情的经历,但她也懂得一个珍


状态提示: (06)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