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言情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【妻孝】(续)》

笔趣阁言情小说网(ajman.cc)

首页 >> 【妻孝】(续) () >> (07)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ajman.cc/171573/

(07)(1/4)

更、多、小、说、请、大、家、到*t阅、读发、送、电、子、邮、件、至、d即、可、获、得、最、新、网、址百、度、搜、索、第主、既、是

作者:不详字数:7128

第七章

“喔喔……鹏鹏乖,鹏鹏不哭,喔喔……妈妈来了,妈妈在这儿。”

粟莉站在卧室床前,一边上下抖动身体,一边低头哄着怀里的儿子。

如果只看上半身,这绝对是一副母慈儿娇的夜晚哄睡图。但只要视线往下移动,就可以看到年轻母亲的下半身是赤裸着的,由于怀抱孩子又不住抖动身体的缘故,本来就很短的睡裙前面被扯了上去,将美丽少妇的阴牝整个暴露了出来。

这且不说,关键是嫣红娇嫩的yīn_hù上面满是晶莹的水光,加上yīn_máo的凌乱不堪和yīn_chún的肿胀分开,显然刚刚经过激烈的xìng_ài。最显著的则是仍在从yīn_chún中间滴沥而出,沿着两条大腿内侧,已经快要流到脚根的乳白色jīng_yè。

而这一切,都落在面前的嬉皮笑脸的瑞阳眼里。

虽然之前在父亲房间里,瑞阳在父亲快要shè_jīng的紧要关头突然敲门,粟莉就已经猜到他不会是因为生气或者心里难受,可是此刻看到丈夫的那双贼溜溜的色眼和脸上的坏笑,粟莉还是忍不住来气。

“你是故意的,对不对?”粟莉一双美眸狠狠地瞪着丈夫,声音里满是羞恼:“我都说来了来了,你干嘛还要推门?你就是故意想看我和爸出丑,是不是?”

回想刚才推门的瞬间,自己的内裤还没来得及穿,父亲躺在床上,因为拔出的过于仓促,勃挺的yīn_jīng也没来得及消退,上面沾满了自己水光发亮的yín_shuǐ,都被瑞阳看在了眼里。

而这个家伙,居然还好意思那么镇定的和父亲打招呼,叮嘱他早点休息,让窘迫不堪的父亲无言以对,只能在胡乱遮住身体后,干巴巴的连连点头说“好,好”。

“老婆,我真不是故意的,鹏鹏一直在哭,又听见你说来了来了,我一心急……”瑞阳一脸委屈的解释,但目光中闪动着的笑意,暴露了他内心的狡猾。

“鬼才相信你!”粟莉目光复杂、若有所思的看了丈夫一会,旋即放下了了那些念头,红着脸说了一句:“随你吧,只要你别吓到爸就好。”

“呵呵。”瑞阳笑笑,回想这两晚父亲在视频里的表现,在心里确认了一下,说:“放心好了,爸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你就这么确定?”

瑞阳反问:“老婆,你不觉得这两晚,爸的表现超出我们俩的想象吗?”

粟莉脑海中闪过接连两晚和父亲在一起的画面,俏脸红红的沉默着,认可了丈夫的判断。

瑞阳说完又低下头去,脸上带着兴奋的笑意,一眼不眨地盯着妻子下体靡美的风景。

“看什么看。”粟莉的声音唤醒了他,抬起头,看到的是妻子那张宜嗔宜羞,半红半娇的俏脸:“讨厌,还不拿纸帮我擦掉。”

“哦!”瑞阳如梦方醒的飞快去床头拿纸,蹲到粟莉脚下,小心翼翼的从脚跟擦起,经由两条大腿内侧的水线一路向上,最后擦去阴牝上面的滴沥和水光。不时贱笑的抬头看着妻子。

“坏样,这下满意了?”粟莉通红着脸,忍不住轻踢了他一脚。

瑞阳嘿嘿的笑了起来。

看到鹏鹏已经在怀里睡着,粟莉轻轻把他放在旁边的小床上。转回身,与丈夫拥抱在了一起。

夫妻俩一边亲吻,瑞阳的手一边在妻子挺拔的jù_rǔ上来回揉搓。感觉到丈夫顶在自己腿间的坚硬,粟莉把手伸下去攥握着,一下一下的捋弄。

“老婆,如果不是鹏鹏醒了,我真不一定能够忍住。”瑞阳在妻子耳边嘿嘿的低笑。

“忍不住也得忍。”粟莉在老公肩上咬了一口:“是你自找的,谁让你变态的非要偷看。明天我就把摄像头都……”

粟莉话没说完,却又突然住了嘴。果然,丈夫附在自己耳边,把她脑子里闪过的那个念头说了出来。

“把摄像头拆了,不准我偷看,难道让我现场看你和爸做吗?嘿嘿。”

粟莉的身体就微微一震,想到,自己的猜测果然是对的,这应该才是丈夫推门的真正原因。

“胡说什么呀!”

粟莉打断了丈夫,不敢再往深处想,一边吻他一边去脱他的衣服,微微喘息的:“嗯……憋急了吧老公,来吧……我们做。”

“嗯,老婆。”

瑞阳抱着粟莉坐到床边,把她压倒后直起身,将妻子的两腿分开摆好,然后脱去身上剩下的衣物,又把两个枕头都了拿过来,垫在妻子的头颈下面。

粟莉忽然想起昨晚和父亲就是用的这个姿势,以为丈夫想要模仿,羞涩的正想要说什么,瑞阳的身体已经蹲了下去。明白了什么的粟莉嗔了他一眼,也没说什么。

只是当瑞阳拿起她的两手轻轻往下拉时,终于知道了丈夫真正用意的粟莉,俏脸蓦地涨得通红。

看到丈夫脸上的坏笑,粟莉心里倏得一酥,不知怎么想到了大学时代,两个人品尝过jìn_guǒ的甘美滋味后,有几次瑞阳死皮赖脸的纠缠着,非要让她自己用手掰着下面,供他鉴赏。那个时候的粟莉做这样的动作,虽然无比羞涩,心中也是带着淡淡的刺激意味。

可是这次?

“你怎么,这么坏呀!”粟莉蹬了丈夫一脚,咬着嘴唇,思想做着斗争:“你自己


状态提示: (07)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